安福网

时桑榆司南枭独宠温柔妻_时桑榆司南枭独宠温柔妻小说阅读

完本

独宠温柔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陆声声 主角:时桑榆,司南枭 标签:爱情,故事,命运,纠缠,言情

今天小编带来独宠温柔妻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时桑榆,司南枭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陆声声,权倾京城的太子爷,竟然是时桑榆的金主?!全京城都知道时桑榆心狠手辣,曾因为谋杀亲妹未遂坐牢四年;上流圈子都知道时桑榆不知廉耻,与妹妹的未婚夫纠缠不清。时桑榆最出名的是不知好歹,荣宠之时,她仍流连于各色男人之间。所有人都等着她失宠出丑,然而。太子爷却对她宠爱更甚。五年之后,时桑榆被男人抵在墙角,她冷笑:“太子爷,我们早就分手了。”墙角一个软萌的小团子撇嘴:“麻麻,你有问过我的意思吗?”

独宠温柔妻精彩章节:

第二天,日上三竿。时桑榆整个人陷在柔软的被子里,完全不想动。

昨晚之前,她一直以为司南枭无所不能,昨晚之后,时桑榆才发现司南枭唯一一个缺点——技术烂,很烂,非常烂!

果然,像这种矜贵的高岭之花,都有一些特殊的癖好。时桑榆抬手,拿起自己的手机。她全身上下,除了手臂,其他的部位动一下就觉得又酸又疼。

相册里,是她在困极了的情况下,一直撑到司南枭睡熟,拍下的……司南枭的半果照。

她从陈管家那里拿到的小道消息,司南枭好像没有睡一个女人第二次的习惯。拿着这张照片,她至少有理由再接近司南枭。

想到自己的大好计划,时桑榆看着手机里这种照片,唇角笑意更加明显。冷不丁的,就听见司南枭阴冷的声音:“你在看什么?”

时桑榆敢保证,这张照片要是现在就被司南枭看见,她绝对会直接被赶出去。点下退出键,时桑榆抬头,看向司南枭的俊颜,嗔怪地道:“折腾了一晚上,太子爷就不准我玩玩游戏吗?”

“玩游戏?”司南枭的神色冷了下来。

时桑榆抬手,伸了一个懒腰,被子扯开,她只穿了一件睡裙,锁骨上还能看见斑驳的吻痕。

“时桑榆。”听见司南枭明显带着几分愠怒的声音,时桑榆心头一惊,还没有反应过来,她整个人就被男人提起来了。

司南枭的大掌掐上她的脖颈,时桑榆双脚悬空,脸色变得极度的难看。

司南枭把她抵在阳台的栏杆上,俊颜靠近她,声音没有半分情绪:“距离下面的游泳池十五米,泳池底是大理石,时桑榆,你觉得你掉下去会怎么样?”

会死!不死也得毁容!时桑榆身体紧绷,断断续续地从喉咙出挤出一句话:“太子爷……我,我又做错什么了?”

“时小姐果然继承了时家优秀的商人基因,拍下照片高价卖出,膈应时新月,一举两得。”

时桑榆的大脑立刻是一片空白,怔怔地看着他。

司南枭微微低头,咬了咬她的耳垂,声音没有之前那样冷,反而温柔了许多:“我没睡熟。”

说完,就要把时桑榆提起来。

时桑榆大脑开始缺氧,司南枭的脸在她的眼底里越来越模糊:“太……太子爷,你不怕我跟你……咳咳,跟你鱼死网破吗?”

时桑榆语毕,司南枭手一松,她立刻摔在了地上,脑袋磕在栏杆的石头上,疼得她眼底里满是泪花。

男人看着她,薄唇轻抿,转身便离开了。

时桑榆跌坐在地上,半晌,大脑才开始正常运转。

想起自己刚才对司南枭说的话,时桑榆就是一阵心惊胆颤。司南枭这样倨傲的男人,要是威胁他,下场反而会更惨。

而她欺骗了司南枭不说,还开口威胁司南枭……时桑榆简直想要扇自己两巴掌!

但是司南枭竟然走了!

既没有把她扔下去,也没有把她赶出去,甚至连照片都没有让她删,就这么走了?

时桑榆抬手,摸了摸疼痛难忍的额头。手上沾满了鲜红的血,估计是刚才额头磕在栏杆上了。

时桑榆忍着腰腿的酸痛,开了门,走到三楼的楼梯口,颤着声音问道:“我额头划伤了,有没有去疤痕的药物?”

她想到的第一件事情,不是包扎伤口,而是去疤痕。时桑榆知道自己现在几斤几两,她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这么一张脸了。

十八岁就入狱,时桑榆的学历难看至极,如果不靠着这张脸,以她的前科,可能连工作都找不到。

……

晚上十点钟,太子爷掐着时间点出现在三楼的主卧。

时桑榆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整个人昏昏欲睡。宁静的容颜,没有平日那样勾人,却同样摄人心魄。

男人站定,“时桑榆。”

听见司南枭的声音,时桑榆睡意全无,睁开眼睛,桃花眼里立刻盛满了讨好的媚笑:“太子爷找我有事吗?”

“这是我的卧室。”司南枭的语气带着几分讥诮,像是在嘲笑她的反客为主。

时桑榆声音慵懒柔软:“太子爷是想要把我赶出去吗?”话音刚落,桃花眼里掉落了两颗金豆子,看上去好不可怜。

司南枭眉轻轻一皱。他的目光锐利,一眼就看穿时桑榆那蒙蒙雾气后的桃花眼里的平静与冰冷。

“你想要什么?”

终于问到正点上了!

时桑榆抿唇,声音柔柔的,听上去很舒服:“我想要你。”

呸!她才不想再跟司南枭这个危险的男人扯上一丝半点的关系,技术烂,一旦心情不好就掐她脖颈。时桑榆还没有这么严重的受虐倾向。

只是听见那略带几分委屈的语气,司南枭差点就相信了时桑榆的话。直到他看见时桑榆冷淡如水的眸子,片刻的恍惚才消失。

司南枭没有说话,时桑榆收起委屈的神色,不咸不淡地说道:“我要当司少夫人。”

卧室里顿时安静得只能听见两个人的呼吸声。

司南枭噙着不屑一顾地冷笑,哪怕是做出这样的神色,以他的俊美,也只让人觉得赏心悦目:“抢妹妹的未婚夫,身为曾经的第一名媛,时小姐就这么下贱?”

她刚才说的是司少夫人,而非是司南枭的妻子。时桑榆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把时新月的位置抢到手。

面对司南枭的嘲讽,她神色不变:“太子爷,人总是会变的。但是曾经的我还是现在的我,对太子爷绝对是一片真心。”

说到最后,她弯起月牙眼,笑意盈盈甚至带着点甜蜜,似乎不在意刚才司南枭对她的态度。

司南枭看着她,幽鸿的眸子无温。半晌才开口:“为什么入狱。”

时桑榆想了想,才不急不缓地说道:“杀人未遂,故意伤害罪,诈骗,跟政要通-奸,受贿。”

这么多罪名,被关进南郊监狱理所应当,名声尽毁也是自作孽不可活。但时桑榆知道,这么多罪名里面,没有一样是真实的。

时桑榆脸上带着几分意味不明的笑,对于这些罪名好像并不在意。

司南枭的声音阴测响起:“通奸?”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