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福网

季晚歌厉斯沉是哪部小说_季晚歌厉斯沉是什么小说

连载中

不负流年心向晚

来源:掌中云 作者:拾光吟画 主角:季晚歌,厉斯沉 标签:言情,婚姻,暖宠,失忆,萌宝

今天小编带来不负流年心向晚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季晚歌,厉斯沉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拾光吟画,结婚五年,因为一直没有为陆家开枝散叶屡遭婆婆责怪。小三上门,季晚歌努力维系多年的婚姻破碎,沦为下堂妇。意外招惹上全市最尊贵的男人,从此被宠上天。

不负流年心向晚精彩章节:

坐在劳斯莱斯幻影的后座上,季晚歌盯着身侧完美的无可挑剔的男人看了好一阵,才小声的嘟啷:“你真是厉斯沉?厉家的太子爷?LK集团的总裁?”

男人傲娇的睨了一眼季晚歌:“如假包换。”

想来也是,整个京都市能如此轻而易举的帮她把离婚证结婚证身份证一起给办了的人,不是厉斯沉还能是谁?

“你都不问我名字,也不调查就跟我结婚,你这样会不会太随便了?”

厉斯沉没作声,只是看着季晚歌那白皙如陶瓷般的脸看。

季晚歌以为他是在思考,实际上等了一阵等来的却是他几近于调戏的将唇瓣凑到她耳垂边低喃:“刚刚在我家,你做‘春’梦了?”

季晚歌:“……”

她就说怎么老觉得面对厉斯沉有种莫名的心虚感,没想到竟然是因为她做那种梦的时候他就在旁边。

虽然她没有说梦话,也没有做梦有动作的习惯,但厉斯沉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说明他总归是觉察到了什么。

“我……我……”

支支吾吾好半晌,季晚歌都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倒是脸颊倏地一下红了个通透。

厉斯沉看着她红若鸽子血一般的小脸,喉结微动:“默认了?”

“我才没有。”

否决的速度太快,也是另类的一种心虚。

幸而厉斯沉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靠在座椅上,假寐。

车子急速行驶着,季晚歌看着车窗外倒退的风景,突然想到了季琳的死。她的情绪瞬间低落到了极致,连带着再开口的语调都是满满的压抑:“厉先生,我想回一趟季家。”

厉斯沉没作答,甚至于连睁开眼眸的浴望都没有。

季晚歌也不在意,抿了抿唇继续开口:“我妈妈昨天去世了,我想……”

“少奶奶。”季晚歌的话都没有说完,前面开车的司机突然开口打断了她:“少爷已经让林特助把您母亲安置下葬了。”

安置下葬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所思亦是所问,季晚歌一脸狐疑的盯着厉斯沉俊美立体的五官,话却是追问的司机:“什么时候下的葬?”

“少奶奶,是昨天傍晚。”

季晚歌:“……”

额,昨天傍晚?

既然昨天厉斯沉就让什么林特助把季琳从季家带出来给下葬了,为什么今天早上她醒过来的时候厉斯沉还俨然是一副不知她姓甚名谁的模样?

有问题,很有问题。

伸手小心翼翼的推了推厉斯沉的胳膊,季晚歌语调轻柔婉转:“厉先生,你是不是可以跟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

季晚歌话未说完,男人陡然睁开眼眸,眼底是深不见底的讳莫如深:“叫老公,我可以考虑。”

老公……

这个家伙是怎么想出来的?

她跟他才刚刚相识,她才叫不出口。

“不要。”

男人邪肆勾唇:“不叫就别问我要解释。”

“……”季晚歌只觉得心肝脾肺肾都是疼的,这个男人,要不要这么心机?

“那我能不能去看看我妈妈?”

闻声,厉斯沉眉梢微挑:“可以。”

京都市最大的京都墓园位于城东郊区,厉斯沉出手果然是阔绰,竟然为季琳买了一块上好的风水位。

季晚歌站在季琳的墓碑前,看着四周的墓都是一些只可远观的比之陆家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显赫豪门,心里头一遭从新理解了金钱权势的魅力。

原来,从前都是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

思绪落下,季晚歌‘噗通’一声跪下来,看着墓碑上季琳的照片,眼眶微红的低语:“妈,我一定会守护好季家和季氏珠宝,不让你和外公的心血付之一炬。我也会为你报仇,势必让向云天和木霏霏那对渣男贱女受到法律的制裁……”

“……”

季晚歌一个人在墓园待了大半天都没出去,厉斯沉坐在车里也不着急,他抱着笔记本忙工作分外的专注。

司机在外面转来转去始终等不到季晚歌,不禁有些担心。他快步走到车边拉开车门:“少爷,少奶奶会不会有什么事儿?我要不要去看看?”

“不必。”

两个字,男人应答的格外干脆。

司机闻声先是诧异了一阵,后才悻悻的点头:“是,少爷。”

又过了一会儿,季晚歌从墓园出来了。坐上车以后她语调笃定坚韧的唤了厉斯沉:“厉先生。”

厉斯沉没理季晚歌,一个眼神都没给。

季晚歌也不在意,唇瓣微动道:“谢谢。”

她本以为厉斯沉依旧不会理会自己,没曾想她话音刚落厉斯沉就停止了工作,合上笔记本电脑目光深邃不见底的睨着她,义正言辞道:“女婿为丈母娘做这些理所应当。”

很多事季晚歌心里仍旧有疑惑,但厉斯沉唤季琳丈母娘如此自然,她突然觉得那些疑惑似乎都不重要了。

她一个被陆向东弃之如敝履的女人,一个被季家扫地出门的落魄千金,根本没有什么可被厉斯沉图谋的。

算来算去,都是她占便宜,他吃亏才是。

所以,有何畏惧?

一路相对无言回了厉斯沉的庄园,车行驶进去之前,季晚歌一眼就看到了庄园外的几个大字:晨歌庄园。

她眨了眨眼睛,小声的嘟啷:“这名字倒是有趣,正好应了我和厉先生名字的最后一个字。”

厉斯沉不予理会。

他不说话,季晚歌也识趣的闭上了嘴巴,不再言语。

车子在主楼停下来,然后有佣人为他们拉开车门:“少爷,少奶奶,欢迎回家。”

厉斯沉面无波澜的下了车朝客厅而去,倒是季晚歌一脸惊悚的看着那站了一列,唤她“少奶奶”的佣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们刚刚领了证而已,这些人这么快就渐入佳境,倒是让她有些措手不及啊。

厉斯沉走了好几步没见季晚歌跟上,倏地顿足侧目:“厉太太,你是在等我去抱你?”

季晚歌:“……”

她哪里敢,她才不敢。

既然是合作关系,她自然是要谨遵本分行事才好。

飞快的跟上去后,季晚歌略抱歉的低语:“我保证没有下次了。”毫无悬念,男人依旧酷酷的没有理会她。

“爹地~”

一抹奶声奶气的小孩子的呼唤落入季晚歌耳畔,惹得季晚歌下意识的侧目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

只见那是一个身着小西装礼服的小包子,正两眼里闪烁着光亮的盯着她。

这小包子长得跟她好像哦。

不对,不是好像,压根儿就是她的翻版~

心想着,季晚歌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嘟啷:“厉先生,这个小包子长得好像我,不会是我儿子吧?”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