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福网

叶夏八戒小说_叶夏八戒小说名字

完本

奇蚕蛊才

来源:掌中云 作者:飞飞语 主角:叶夏,八戒 标签:奇幻,天才,志怪,幻想,都市

今天小编带来奇蚕蛊才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叶夏,八戒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飞飞语,从小到大叶夏养过很多小动物,却没一个能够真正养成,甚至连乌龟都没能存活。直到有一天,他偶然之下居然养活了一条怎么都不肯吃桑叶的家蚕。经过他的精心喂养,那只东西开始茁壮成长,却长得越来越奇怪,脾气和习性也越来越怪异……

奇蚕蛊才精彩章节:

说来这场麻烦其实还是因叶夏自己而起,或者说其实并不应该算是戒戒的过错。

叶夏和叶秋差不多是叶宅镇孤儿院里最早的几个孤儿,而与他们同个时期的孤儿还有两个,是一对兄妹,分别叫叶冬和叶春。

叶冬和叶春比叶夏和叶秋两个要早几个月到孤儿院,不同于叶夏和叶秋,他们两兄妹的父母是叶宅镇里的村民,只是在叶春出生后没几天,就发生了一场车祸,车祸中,叶冬他们父母双双逝世。

叶冬兄妹没有其他亲人,便被送到了孤儿院。

叶冬和叶春的名字是自己的父母取的,而晚几个月来到孤儿院的叶夏和叶秋的名字则是叶奶奶根据他们兄妹俩的名字,刚好按照一年四季取了起来。

从小叶冬四个的感情也非常的好,跟亲兄弟一样。叶冬比叶夏他们要大了几岁,是四个人里面的大哥哥,一直对叶夏他们照顾有加。

只是三年前,叶冬打架重伤了人,到现在都还关在监狱里,而叶冬当时之所以打架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叶夏他们,叶夏和叶秋也一直牢记着这件事情,而且本他们来就把叶春当自己的亲妹妹看待,在叶冬进了监狱后,便代替叶冬承担起了对叶春的照顾责任。

叶夏和叶秋平常撰的钱,也有很大一部分都用来给叶春供学和花销。

而叶夏三个虽是同岁,不过当时叶奶奶有些难以照顾过来,便让叶夏和叶秋早了一年上学,因此也是早了一年高中毕业,而叶春却还在上高三,很快也就要高考了。

叶春的成绩很不错,非常有希望上重点大学。叶夏和叶秋也是非常希望她能够考上大学,所谓出人头地。

可是眼看临近高考,已经长成了大姑娘的叶春却遇到校外两个小混混的纠缠。

每天放学,这两个混混就会等在学校外。等叶春出来,便会缠着叶春和他们交朋友,跟他们出去玩,甚至于还会偷偷溜进学校,到教室里来骚扰叶春,学校里的同学也不敢惹他们,是敢怒不敢言。

叶春不胜烦扰,便鼓足勇气与叶夏他们说了这件事,于是叶夏和叶秋每天放学时就会到学校门口等叶春,送她回孤儿院。

那两个混混见到叶夏和叶秋去学校接叶春,刚开始还有所收敛,但是在见到叶夏和叶秋一连几天每天都去接叶春后,却是不由气愤,觉得叶夏和叶秋碍了他俩的好事,于是竟然不顾一切在半路上堵住了叶夏他们,当场挑衅,还文绉绉似地说了些什么近水楼台先得月的话来讽刺叶夏他们。

叶夏却始终一脸笑意,似乎并没怎么样的生气,也始终不肯答应他们所谓单挑的要求,甚至和颜悦色地请求他们现在不要来打搅正专心准备高考的叶春。

那两个混混见叶夏他们似乎生怯,却是得寸进尺,警告了一番叶夏和叶秋,说下次不想在学校旁边见到他们,否则对叶夏和叶秋绝对不客气,而后扬长而去。

回孤儿院的路上,气氛有些沉重,叶春几乎都要哭起来,连叶夏劝她都是没用,甚至还有点埋怨叶夏和叶秋为什么要这么忍着那两个混混。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当晚,叶夏孤身一人找到了在镇上一家电子游戏厅里正在大叫大嚷玩游戏的那两个混混,用一条白色塑料水管对他们两个当头一顿猛抽,之后还撵着哭爹喊娘的两个混混从镇子西头跑到了镇子东头,又从镇子东头撵到西头,一直追了近一个小时,直到那两个混混跪下来跟他求饶才罢休。

那两个混混本来就跟叶夏差不多的年纪,初中毕业后便混迹于市,过着小偷小摸和敲诈学生的日子。

虽然叶夏和叶秋说来也是混混,没有什么正当职业,但在镇子上的名声,比起他们两个是好了太多。

其实叶宅镇这么个小镇子,人口万余,大多数人都是认识的,这两个混混也认识叶夏,不过并没打过交道。

他们也听说过叶夏以前跟着叶冬与别人打架的时候是个狠角色,别看他看去瘦瘦弱弱,却是打架的好手,跟叶冬一起在镇子上尤其西边一带混混里面颇有一点名气。

不过他们见到了叶夏的样子,却是被叶夏斯文外表所迷惑,觉得叶夏什么打架狠辣的名气只怕是沾了那叶冬的光,尤其在上次见到叶夏居然对他们委曲求全,更是觉得叶夏根本是个不成气候的软骨头,再加叶夏只不过是个孤儿,他们想着是更好欺负了。

他们甚至想了,只怕当时他们拦住叶夏,恐吓了一番后,只怕叶夏是再也不敢做这护花的差事了。

他们哪里想得到叶夏竟然晚上主动寻着了他们,没说一句话就痛下打手,顿时打了他们个措手不及,被狂风暴雨一般的棍子抽懵了的他们一时间根本忘了反抗。

他们哪里知道叶夏之所以没有当场翻脸并拒绝他们提出的所谓的单挑并非是出于害怕,而晚上突然找到他们,对他们痛下打手也并非是受了叶春的激将。

他当时之所以没动手只不过是怕当时打起架来让叶春看到后感到害怕,也影响学习,也担心叶秋身体不好,被无辜牵累,所以才一直隐忍到了晚上。

叶夏虽然是个孤儿,但在他的心中,却一直认为自己有着无比重要的亲人,这些人便是叶春、叶秋和叶冬,还有叶奶奶,以及叶三夫妇他们,谁敢对叶春他们不利,他就算崩掉一嘴牙齿,也要将对方咬下一大块肉来。

而叶春眼看就要参加高考,也是他现在最重要的保护对象,他也绝对不容许有谁来影响叶春的学习,影响叶春完全不同于自己的光明未来。

别看叶夏外表斯斯文文瘦瘦弱弱,尤其是五官的秀气以及脸上的酒窝,甚至让他看去还有点像女孩子,但他绝对不是个胆小怕事的人,做起事来绝对够坚决果断,甚至在有些人,比如叶三眼里看来,很是有些鲁莽和无法无天。虽然叶三和叶夏在叶宅镇上被很多人称为大疯狗和小疯狗。

作为派出所所长的叶三眼里容不得任何沙子,对于村子里人的任何犯法事情从来没有不会徇私枉法,就算对方是他的兄弟乃至父母也是不行。

甚至有许多人都怀疑叶夏是否是叶三的私生子,所以叶三才会对叶夏这么照顾,他对于村里人的犯法行为从来不会容忍,但对叶夏打架以及小赌等事情睁只眼闭只眼,甚至纵容得有些过分。

当年叶冬打架伤人的事情其实也有叶夏的份,按理来说,叶夏就算不用判刑,也要被拘留,却是叶三动用了所有的关系将其保了下来。

扯远了,回到前面。

话说那两个混混在叶夏突袭之下措手不及,被叶夏揍得嗷嗷直叫,求情都来不及。可是过后,回想起晚上的事情,他们越来越有些不服气。

虽然他们也确实见识到了叶夏出手的狠辣,揍人的利索,但是他们更多的还是认为叶夏是靠着他们没有提防才得手,要换做光明正大的干架,他们绝对不会有那么难堪的境地。

想到这些,他们斗志重起,千方百计想着要找回点场子,全然忘了当初几乎是跪下来跟叶夏保证下次再也不惹叶夏和叶春他们了。

真真是阎王好送,小鬼难缠。

他们觉得当时那么多人看到他们被叶夏追撵棒打,不找回点面子,出口气,他们也不用在叶宅镇上‘混’了。

不过说来说去,一想起晚上叶夏出手的狠辣,他们又有些心虚了,怀疑面对面是否真打得过叶夏。

于是到了最后他们想了个阴招,准备晚上摸去叶夏住的地方,趁着叶夏熟睡的时候狠狠地揍叶夏一顿,既可推托责任,省得叶夏到时候报复,也可出口恶气,看着叶夏被镇子上的人笑话。

只是,这是一个让他们后悔终生的决定。

在两天后的深夜,趁着月细夜黑,他们摸到了叶夏所住的房间前,娴熟地用细铁丝打开了门上的弹子锁。

轻松打开弹子锁的两人紧张之余更感得意,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爬窗摸门的本领是越来越熟练了,也终于又一次派上了大用场。

可是他们刚用力托起房门,尽量无声地推开门后,耳朵里忽然传来了一声长长的尖利的叫声。

那声音就像切割机在切割铝形材那样的刺耳。

听到尖利叫声的他们,耳膜几乎像要炸开一般,脑袋也是嗡地一声,似乎突然变大了无数倍,而后便感觉浑身无力,软软地倒了下去。

他们感觉身上一阵冰冷,似乎随着那长长的尖叫声正在慢慢地坠入地狱,甚至于眼前也似乎真出现了地狱里各种各样惨烈残酷的场景……

叶夏和叶秋也马上醒了过来,却并非是被那两个混混所听到的尖叫声所吵醒。

他们睡得正熟,突然听到门边传来扑通有人摔倒的声音,接着便是有人好像在呻吟一样。

叶夏还以为叶秋又像上次那样上了厕所后突然心脏.病发作,转头一看,却发现叶秋明明刚从床上坐起来。

进小偷了!

叶夏赶紧拉开了日光灯,看向声音传来的房门处。

他却看到了那两个混混正半躺在地上,张大了双眼睛,眼里尽是惊恐,脸上表情扭曲,嘴里则发着呼噜模糊的声音,像似想要叫喊却又被痰给噎住了一样。

其中一个屁股下的地板湿了一片,竟像是坐在地上撒了尿了。

而在两个混混的前面一米处,戒戒正像条蛇一样,上半身翘着,还不停地摆动着。

它摇头晃脑,像在跳舞一般。

更让叶夏他们惊异的是,似在跳舞一样的戒戒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整个身子似乎突然胀了一圈,而且不再是洁白如玉,而是绯红如血。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