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福网

曾以相思铸流年一诺_曾以相思铸流年一诺小说阅读

连载中

曾以相思铸流年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一诺 主角:宋灿,温容庭 标签:都市,言情,暧昧,总裁,虐心

今天小编带来曾以相思铸流年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宋灿,温容庭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一诺,宋灿爱温容庭,爱到了骨子里,如鸩毒入心。一场蓄意的爆炸事故,他的心尖人葬生火海。她爱他十载,却被他亲手送入监狱,毁容,双耳失聪。宋灿以为这就是地狱。可转瞬间,他的心尖人死而复生,她身怀六甲被他遗弃在车祸现场。“救我……”身下的血水汨汨而出,她犹如蝼蚁拽着他的裤脚。“你和孽种都该去死!”他决绝转身,留下诛心之语。孩子惨死,她从天台上一跃而下,只求此生再也不见他。

曾以相思铸流年精彩章节:

宋灿从没有想过,因为小三,丈夫竟然要将她送入监狱!

“温容庭,为了宋黎那个小三,你要这么对我!”

宋灿眼里含着泪,纤细的脖子被温容庭死死的掐住,她眼里覆满深深地绝望。

温容庭冷冷的盯着她,轮廓分明而又深邃的脸颊,凌厉而又俊美,他的冷峻浑然天成。

他周身散出刺骨的冷意,他收紧手掌,咬牙切齿的说:“我只知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哪怕你是我的妻子也不例外!”

脖子几乎要被他掐断,宋灿越发的呼吸不上来,气息粗重,她流着泪说道:“我没有!温容庭你要我说多少次……我没有害她。”

“你没有?!”温容庭往日那双清冷的眼眸里满是寒光,“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爆炸现场!你发给她的短信是什么?!”

宋灿瞳孔一缩,她想到那天冲天的火光,爆炸声震耳欲聋,她整个人颤抖起来,贴在面颊的秀发滑落,露出半张被烈火所烧毁的面颊,伤疤恐怖而又狰狞。

“我不能告诉你——”宋灿痛苦地别开眼,声音微弱。

话落,温容庭眸光骤然一变,冷锐的两道目光似要在她的身体戳出血窟窿。

他残忍的捏住她的下颚,让她被烧毁的脸颊呈现在自己的眼前,他动作残忍得近乎施虐:“宋灿,你不敢说了是不是?让我来替你说,你恨宋黎,所以亲手制造了这场爆炸案,要宋黎死在爆炸里!”

温容庭一想到重度烧伤,截肢右臂的宋黎,他就恨不得将眼前的罪魁祸首掐死!

宋灿面色瞬间苍白,她忍住脸颊的疼痛,歇斯底里的低吼:“温容庭,我要是真的想弄死她,我犯得着自己也去现场吗?我有一千种方法弄死她!”

宋黎!

宋黎……宋灿紧咬着牙关,唇齿间满是苦涩和铁腥味蔓延。

那场爆炸案,她也是受害者啊,她毁掉了半张脸,甚至成为了双耳失聪的聋子,只能依靠助听器才可以听到声音。

但是在温容庭眼里,只有宋黎才是受害者,她就是最恶毒的女配!

只因为,温容庭爱的人不是她,而是宋黎。

“宋灿!”

温容庭额头青筋暴跳,眼里散发着冰冷的光,他拽着她的秀发,桎梏住她的颈部,“宋黎是你的妹妹!”

宋灿面色潮红,眼神却含着悲愤和屈辱,她嘶哑低吼:“她不过是我们婚姻里的小三,她是个私生女,她怎么配做我的妹妹!”

放屁!

宋黎一个私生女,在明知她和温容庭有婚约的情况下,还和温容庭搅在一起。

“婚姻?像你这样心狠手辣的女人也配吗?”

温容庭目光冷如刀俎,极尽残忍的肆虐着宋灿,“宋灿,你留着到监狱里去忏悔吧!”

温容庭耐心告急,他收回视线,狠狠地将宋灿推开。

宋灿脚下一个踉跄,被温容庭这重力一推,她猝不及防的跌坐在地,霎时间她的腹部传来一阵钻心的绞痛,宋灿脸色惨白,双腿之间有温热的液体流出来,一点点的将她的白裤子染成猩红。

她想到腹中才一个月的孩子,惨白着脸,拉住温容庭的衣袖:“温容庭……我怀孕了,我怀了你的孩子……”

温容庭清冷深邃的眼眸里闪过一抹诧异,继而联想到不久前的一夜,他蹲下身,粗鲁的将宋灿从地上拽起来,力道大得几乎要将宋灿的手臂卸掉,他说:“为了逃避坐牢,你倒是舍得下血本。”

宋灿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腹部的坠痛让她意识有些恍惚,她流着泪哀求:“我没有骗你!”

她怀孕了啊,是真的。

温容庭眼里一片冰冷,他残暴的掐住她的下颚,薄唇一张一阖,字句犹如阎罗索命:“宋灿,即便是你怀孕了,我也要送你进监狱!像你这样恶毒的人,怎么配生下我的孩子?”

宋灿登时瞪大眼,一颗心仿佛被车轮来回碾压成灰烬,一股寒意从脚底蹿上四肢。

温容庭招来护士,冷冷的吩咐:“给她检查,如果怀孕就拿掉!”

啪啦——

宋灿虚弱地靠在护士身上,她瞪着一双猩红的眼,盯着冷漠的男人,仿佛如置深渊。

“温容庭……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这是我的孩子……我求求你,不要拿掉他,只要你让我生下他,我就去坐牢……我愿意和你离婚去坐牢,让我生下他!”

宋灿脑海一片混乱,她顾不得小腹的疼痛,挣脱护士的拉扯,无力地跪倒在他脚边。

为了腹中的孩子,她可以坐牢,可以不在乎自己的清白。

温容庭想到宋黎,他强压下心底的情绪,狠戾道:“宋灿,这是你欠宋黎的。”

宋灿面如死灰,她狼狈而又脆弱地跌坐在地,血红的眼睛里满是绝望和悲痛。

宋黎,宋黎……

他的眼里只有宋黎,甚至不惜将她的孩子拿掉,送她进监狱!

好!她的丈夫可真是好得很啊!

护士得了温容庭的命令,强硬地将宋灿往手术室里架去,宋灿腿间沁出鲜艳的血红,在洁白地砖上留下蜿蜒的痕迹。

“温容庭!我恨你……我恨你!”

视线一点点的倒退,温容庭的身影渐渐消失,她看不清他的脸了。

宋灿的哭喊声一路远去,最后再也听不见,深夜的医院走廊陷入一片漫长的沉寂里。

宋灿拼命的挣扎着,双手胡乱地撕扯着护士的手臂,护士的手一松,宋灿立刻溜开。

“拦住她!”

眼见宋灿要往楼梯口跑去,温容庭当即命令守候在门口的保镖。

宋灿急红了眼,两个保镖将她去路堵截。

“放我走……放我走……”

温容庭一步一步的走过来,身影如出鞘的剑影将她笼罩,他冷冷的说:“放你走?你害得小黎截肢,宋灿你就得付出代价。”

宋灿哭着摇头,噗通一声跪倒在他面前。

“你要怎么样才会放过我的孩子……”

温容庭的声音如寒风刺骨,“放过你?”他似乎讽刺的笑了,话锋是急转直下的寒冷,“也可以,你给我从医院门口跪着爬到小黎的病房,你的孽种能不能活着,看天意!”

宋灿如遭雷击,心里仿佛被刀子刺穿,温容庭要她跪着爬到病房!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