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福网

曾以相思铸流年小说_曾以相思铸流年小说阅读

连载中

曾以相思铸流年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一诺 主角:宋灿,温容庭 标签:都市,言情,暧昧,总裁,虐心

今天小编带来曾以相思铸流年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宋灿,温容庭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一诺,宋灿爱温容庭,爱到了骨子里,如鸩毒入心。一场蓄意的爆炸事故,他的心尖人葬生火海。她爱他十载,却被他亲手送入监狱,毁容,双耳失聪。宋灿以为这就是地狱。可转瞬间,他的心尖人死而复生,她身怀六甲被他遗弃在车祸现场。“救我……”身下的血水汨汨而出,她犹如蝼蚁拽着他的裤脚。“你和孽种都该去死!”他决绝转身,留下诛心之语。孩子惨死,她从天台上一跃而下,只求此生再也不见他。

曾以相思铸流年精彩章节:

她想要说些什么,可滚烫的热泪却夺眶而出。

“好,我跪。”

温容庭冷哼一声,吩咐保镖:“监视她。”

她颤颤巍巍的直起身来,含泪的双眼望过他。

温容庭绝情又冷酷,他的眼神冰得像刀子,她的心又是一钝痛,她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的离开。

今夜暴雨滂沱,惊雷闪电轮番登场,轰隆轰隆的雷声盘旋在她的耳边,冰冷的雨点顷刻间将她淋湿,她倒吸一口冷气,在暴雨里跪下来,一步一跪的往前方移动。

第一跪,奉送了她的所有尊严。

第二跪,抹杀掉她对温容庭的爱。

第三跪……跪她自己的无能,祭奠她的爱情。

她的心一寸寸的凉到骨子里,却仍旧麻木而又机械的继续跪着。

每跪一下,膝盖撞在坚硬地面,仿佛要碎掉一样。

可这种种都不及她心里的疼痛,她攥紧拳头,于雨夜里一步一跪的爬往前方,身侧两个保镖撑着伞监视着她,生怕她偷懒。

虽是深夜,可医院的人从来就不少,宋灿在暴雨里罚跪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从医院大门口到住院部楼下,短短的几百米就已经让宋灿接近崩溃,她的膝盖肿痛麻木,仿佛被针扎一样疼痛,每次跪下去的时候,地面都在晃荡,眼前的一切都生出了双影,就连轰隆的雷声似乎也远去了,她好像听见任何声音了。

宋灿。

你要坚持住,不为任何人,要为你肚子里的孩子坚持住。

一定要坚持。

这一路纵使跪得她血流披面,她也要跪下去。

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等她终于跪到病房门口,这段路漫长到她几乎以为这就是一生,她几次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但活下去的信念支撑着她。

宋灿瘫软在走廊地上,狼狈而又脆弱不堪,她望着病房里亮着的光亮,哀恸的说:“温容庭……你不能言而无信……”

病房里传来一句冰冷的声音。

“爬进来。”

温容庭压根就没打算出来见她。

宋灿如死尸一般瘫软在地,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只是浑身不停的颤抖着,还有雨珠子从她鬓边留下来,她的眸子暗了暗……

如果不是心脏还在跳动,宋灿几乎以为她快要死了,双腿麻木得连疼痛感也消失,眼前的景物在模糊。

可是温容庭说,爬进来。

她忽然笑了,勉强扬起唇角痴痴地笑了,而后,她抬手用力的抹了一把脸,手背上湿漉漉的。

尊严算什么?温容庭就是存心要折下她这高贵的头颅,她的心脏仿佛在滴血,她强撑着一口气,双手在地面磨蹭而过,如同破碎的傀儡一般往病房里爬去,地面上留下一滩水泽。

耗尽全身力气,她如蝼蚁般趴在他面前,即便快要昏厥,可病房里的一幕还是将她刺激得心脏爆裂。

温容庭清冷的眉眼里绽放着柔软的光,他一勺一勺的喂着床上的宋黎喝水,宋黎比她的烧伤更严重,浑身都缠绕着纱布,身体残缺不全,缺了一条右臂。

宋黎看见宋灿,如小鹿般清澈的双眸里露出泪光,她像是受惊的小鸟扑入温容庭的怀里,浑身颤抖不停。

“容哥哥……”她的声音带着哭腔。

温容庭急忙伸手将害怕的宋黎抱紧,宽厚的手掌轻轻的拍打着她单薄的后背,“别怕,小黎别怕……”

他柔声安慰着宋黎,眉山水目间是宋灿从未看过的情意在蔓延,她放空了眸子,直勾勾的看着她的丈夫和妹妹拥抱在一起,心如刀割。

宋黎扑在温容庭的怀里呜咽的抽泣着,温容庭将她安抚好,走到宋灿面前,“你和孽种的命倒是硬!”

宋灿混沌的思绪被他的刺激一下散开,她空洞的眼眸弥漫开哀伤,“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我跪到这里你就放过孩子!孩子是无辜的!”

他清冷的目光投射在她的腹部,一把握住她的手臂,疼得宋灿浑身抽搐不止。

“宋灿你还有脸说?孩子无辜?那宋黎呢?因为你,她被截肢了!你为什么还要活着?你怎么不去死!”

宋灿忍着疼痛挣扎,“她截肢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也是受害者,她都不知道为什么宋黎会和她一起出现在那里。

“宋灿你还不肯承认!制造爆炸案的凶手已经被警察抓住,他们亲口说是你指使的!”他眼神阴冷的盯着她,大掌残酷的将她的下颚捏住。

“怎么可能……我没有!”

“还敢狡辩?”温容庭的耐心耗尽,他如同施虐般将宋灿整个人拎起来,话语冷漠而又决绝:“为什么截肢的人不是你!”

疼。

不止被他拽着的手臂疼,心脏也是钻心的疼。

宋黎也哭着质问:“宋灿,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你明明知道我就要参加小提琴比赛了,你要弄断我的手——”

宋黎眸光低垂,眼泪流出来,却遮掩不住她眼里的恶毒和阴狠。

“宋黎,你别装了!”

温容庭收紧手上的力道,“你说她在演戏,你把你的手砍下来赔给她,我就相信你。”

宋灿悲怆大笑,脸颊布满泪痕,她控制不住的流泪。

胳膊很疼,可远不及心上的疤痕。

她爱了十年的男人,口口声声要她和孩子一起去死!这是多么的绝情冷酷啊。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