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福网

误惹恶魔总裁_误惹恶魔总裁小说在线阅读

完本

误惹恶魔总裁

来源:掌中云 作者:欢脱的二货 主角: 标签:

今天小编带来误惹恶魔总裁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欢脱的二货,一次酒醉,她错入房间与自己的上司一夜缠绵,从此便惹上了一个恶魔般的男人。他不仅处处在工作上针对她,更是联合前男友的未婚妻陷害她,逼她签下霸王契约;可笑的是,她竟然怀了他的孩子!他掠夺她的一切,更是将身无分文的她赶出居所。心灰意冷之下,她带球逃跑……十年后……宝宝:“大叔,敢盯我的林达!小心我一脚踹飞你!”某男盯着缩小版的自己,面瘫:“小子,你是哪里冒出来的种!”

误惹恶魔总裁精彩章节:

渐渐平息身上的火。站到木堇兮面前,以压倒的气势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床边的木堇兮。

“你想和我谈什么?”

“那晚的事情完全是意外,我既没有纠.缠你什么,也请你放过我。”木堇兮虽然被慕容少阳的气势所迫,尽量让自己说得不悲不吭。

“放过你?哪有那么容易。”

“你们都逼我辞职了,还想怎么样?我说了,我根本就不稀罕纠.缠你,也请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在肚里,也不要来纠.缠我。要钱,你是T市最有钱的人之一,从我身上不至于。要人,我的身子都被你……”

想起这事,眼眶不由又红了起来,撇开脸不再看慕容少阳,主要还是怕丢脸吧。“请慕容少爷提个条件吧,把照片和视频还给我,大家两清。互不纠.缠。”

“条件,呵!木小姐果然通透的很那,只要木小姐把拿走的资料还回来。你想要的自然都会给你。”

“什么资料,我根本就没拿!你不要欺人太甚!”木堇兮气愤的攥起拳头。

“实话实说吧,柳建国派你来做什么,你做了什么,大家心知肚明。只要你能从柳氏将与创世公司的合作预案拿给我,万事好商量。”慕容少阳说着突然压低身子靠近木堇兮。

灼.热的气息喷在脸上,让木堇兮差点失神,最终想到慕容少阳的话,让自己清醒的分析慕容少阳话里的意思。

“你有病吧,什么柳氏?怕我找你麻烦就直说,我已经讲过绝不纠.缠你。有钱了不起吗?有钱就可以给别人乱扣帽子吗?内奸?亏你想的出来,你全家都是内奸。”木堇兮气愤的起身扑打慕容少阳。结果慕容少阳被打了措手不及。

知道这妞辣,怎么辣的毫无预兆。不痛不痒的挨了两下,就钳住了木堇兮的小手,摸在手里的感觉真不错。慕容少阳刚刚没发.泄的火气突然又窜了上来,他又有点心猿意马了。

“我给你一晚的时间考虑,明天早上来公司找我。你知道不来的后果的。”说着温湿的舌在手背上轻舔。

木堇兮只觉得身.体好像窜过一阵电流,差点站不稳。急忙把手抽出来。

“不行,明天上午我爸妈就要回去了,我得送他们去车站。”说着说着声音变得细不可闻。

她这是妥协的意思吗?慕容少阳嘴角微微上扬。

“我会派人来送他们的,顺带来接你。”虽然笑着,语气却是不容拒绝。

……

“伯父,伯母不用送了。”此刻,从木堇兮房间出来的慕容少阳又变成一副偏偏君子的模样。

“少阳,慢走啊。”木母还是一脸欣喜,绝对是看姑爷的表情。

慕容少阳微微的点了头,完全无视木堇兮局促的脸色。

“少阳啊,有时间一定要去A市看我们老两口啊!”

“伯母你放心,等我抽出时间一定会去的。”

临上车前,慕容少阳暧/昧的朝躲在最后面木堇兮挑了挑眉毛,惹得木堇兮瞪圆了眼,警告意味明显,“你想找死的话,大家同归于尽吧!”

慕容少阳有些好笑,没再说什么,驱车离开了。身上被挑起的火只是暂时平息,他现在必须要泄火否则要爆炸的。拿起手机拨通了号码,不到三秒钟电话就接通了。

“少阳!”声音里还带着因为激动而产生的颤抖。

“在哪?”

“家里。”

“我去你家找你。”低沉的声音透过电波,传到林达耳朵里,好像一股电流流遍全身。

“嗯。”……

门没锁是为慕容少阳留的,林达激动的窝在沙发里,却又忍不住去门口张望。

一个黑影闪过,直接将林达按到在墙上,几下就将她身上精心准备的睡.衣撕了个干净。

“不要在这里,进……屋。”林达因为火热的触摸而喘着。

慕容少阳将人抱起一个跨步进了屋子,狠狠的甩到沙发上,迫不及待的脱掉身上的束缚。

“啊!”林达从来没见过这么急的慕容少阳,但她却是开心的,毕竟在有需要的时候,他想到的是自己。

追随着慕容少阳的疯狂,林达卖力的配合起来。

“好快……”整个晚上,房间里传来令人脸红的喊叫声。

另一边,终于送走了这个瘟神,木堇兮大涂一口气,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放松了。

她放松了,木父却没打算放过她。

“堇儿,那个慕容少阳和你什么关系?”木父的表情很严肃。

“以前的老板啊,怎么了?”木堇兮心虚地说道。

“你是不是和他搞对象了?”木母一脸笑意的插了一嘴。

“什么搞对象,妈,你说什么呢,好难听啊。“木堇兮却在心里哀怨,一/夜/情而已!而已!但她始终对父母开不了这个口。

“现在年轻人都叫谈恋爱,搞对象多俗啊。”木父立刻反驳起木母。

“俗?比得上你那酸诗俗?”木母很清楚木父的弱点,反击的毫不留情,那架势像是你不服软,我就给你背出来的样子。

木堇兮暗自高兴,终于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放过自己了。却不料木父话风一转,“好,好,我酸我俗行了吧。好了,老婆子,堇儿的终身大事要紧,你就别抓着我不放了。”

“对,对,对,你的事回头再算。女儿最要紧。”木母马上附和。

木堇兮一拍额头,Oh,mygod!怎么半天又扯回自己身上了,慕容少阳就是我木堇兮的克星啊,木堇兮在心里大声地哀嚎。

“堇儿,你跟妈说,你跟少阳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其实,少阳给咱们当女婿还是不错的。要个儿有个儿,要模样,就没见过这么俊的小伙儿。有钱工作好,人又懂礼貌……”木母打算对慕容少阳大夸特夸一番。

木父听不下去,眼一瞪,反驳道,“哪里好,我看他心思沉得很,说不定就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根本不可靠。”

木堇兮瞪大眼,心里喊道,“老爸,你真.相了。”但是为了躲避二人的追问,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否则按照以往的经验,两人绝不会放过她,“好了,爸,妈。明天上午还要坐车呢,早点休息吧。我去洗澡了!”说完一溜烟跑进了浴室。留下还在争论不休是二人。

温热的谁打湿身.体,不由得又想起慕容少阳的触摸,使得一阵心悸。真是个恶魔,不要想了!

一下把水调成凉的,清醒几分,又想起内奸是事儿,大骂慕容少阳神经病,冻得瑟瑟发抖才将水温跳了回去,最后终于想起最致命的东西,他手里还有自己的录像,“啊啊啊!混蛋,到底想干嘛!”

最后发现怎么什么事情都跟深恶魔有关系,一时间不知该气慕容少阳还是气自己。

第二天慕容少阳果然派了私家专车来送木家父母。

当木家三口坐上豪华功能齐全的房车,好奇的不知如何自处,还是木父沉稳一些。坐在一边闭目养神。却免不了对木堇兮又是一番盘问。木堇兮只得哀嚎,那是仇人不是爱人啊!

苦大仇深的木堇兮却莫名的仇富起来,土大款!暴发户,臭显摆什么,姐有一天一定比你还有钱。

送走了木家父母,助理按照指示要将木堇兮“请”到公司。助理虽然是个男的,却隐藏不住一颗八卦心理。虽然慕容少阳的原话是,“如果她不愿意来,就把人给我绑来。”但公司关于慕容少阳和木堇兮的绯闻人尽皆知,还是对木堇兮客气殷勤有加。

辞职失踪多天的木堇兮再次出现在众人的眼前,还是在慕容少阳的私人助理的协同下,慕容氏集团又炸窝了,新的八卦头条啊。

林达透过百叶窗看到木堇兮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恨得攥起拳头,长长的指甲嵌入肉里都不觉得疼。

对于这些嫉妒、羡慕、嘲笑、不屑、八卦、暧.昧的眼神都视而不见,眼不见心不烦。

“木小姐,慕容少爷正在开会,请您在这等他几分钟。”助理的权限很大,将木堇兮带到了慕容少阳的办公室。

“好。”

“请问您想喝点什么?”

“咖啡,谢谢!不,还是不要了,麻烦你了。”木堇兮只要和咖啡就会想起和欧阳澈在雕刻时光的回忆,所以她要把咖啡戒掉,同样也把欧阳澈戒掉。

“那好吧!”说完助理便离开了办公室。

木堇兮安静的坐在会客的真皮沙发上,静静地思考着和慕容少阳的谈判过程。无论如何一定要拿到主动权。

可是等了半个小时,人还没有出现,木堇兮有些坐不住了,起来走动走动。却发现慕容少阳的办公室里居然有个巨大的落地窗被深蓝色的真丝窗帘盖住了,和办公室的整体颜色一样,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撕拉一声”木堇兮将窗帘打开,站在落地窗前,眼前的景色惊呆了。

虽然慕容氏大楼不是整个T市最高的建筑,但是站在五十多层的大厦最高层里,整个T市的缩影都在眼前,好像踩在整个T市的顶端,莫名产生一种新潮澎湃俯览众生的感觉。赶紧拉上,受不了,谁设计的。

木堇兮又坐回沙发里,继续安静的等待。顺手抄起桌上的杂志,赫然醒目的慕容大美.女印在杂志的封面上,那笑容真是帅气迷人,颠倒众生。木堇兮孩子气的“啪!啪!啪!”对着杂志上的脸几下。还不解气,扔到地上,单脚踩啊踩。

电脑显示器前面的慕容少阳看着摄像头传过来木堇兮幼稚的举动一头黑线。

踩累了,又将杂志捡起来,才发现上面不少关于慕容少阳的八卦,什么和哪个明星共聚晚餐啊,带哪个名媛参加聚会了,和谁谁家的千金进了某家酒店彻夜未归了。

果然不是好鸟,这是木堇兮的定论。堂堂慕容氏集团的CEO,没见人家讲你多大建树,全都是些花边新闻,也只能上这些乱七八糟的杂志。顺手一塞,将杂志塞到了沙发底下。慕容少阳看得直翻白眼,这是要毁尸灭迹啊。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