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福网

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_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小说阅读

完本

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

来源:书丛 作者:程遇见 主角: 标签: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

今天小编带来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程遇见,从没得到上帝眷顾的夏渴至,韩弋成了她生命里第一个、唯一一个童话。有人说,总有一个人出现,会让你原谅生活对你所有的磨难,韩弋之于夏渴至就是这样的存在。那一年,他十三岁,她八岁。他承诺说:以后我做你的家人。她含泪点头说:好。从此两个忧伤的人相依相偎,在还不懂爱的年纪便约定一起到老。那一年,他十八岁,她十三岁。他说:留在原地等我回来。她说:我会等你回来,一直等。一个说会回来,一个说会等,可惜一个来得太晚,一个等得太久。自此,站成了两个彼岸,咫尺天涯。那一年,他二十八岁,她二十三岁。他说:我终于找到你了,别再不见了,我会疯的。她说:求你,放手吧!明明爱已刻骨铭心,太多的无可奈何让他们成了最熟悉的陌路。她是他的结,亦是劫,解不开,逃不掉,缠成网,揪酸心,方知是至死方休。如果有命运,那便真是注定。他说:对不起让你等了那么久。她说:对不起没有在原地等你。幸好,还不晚,幸好……

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精彩章节:

“你还是回到了这里,你说是不是上辈子你欠了我的,这辈子你注定是逃不开我。”画着浓妆的女人坐在床上,用涂了红指甲油的手紧紧捏住渴至的下巴,“那个领养你的人已经死了,你最好乖乖待在这,别耍任何花样。”

“我求你,求你放过我。”夏渴至放下所有自尊哀求,只有那瘦弱的背脊依旧挺直。

“放过你?”女人冷冷一笑,“我还指着你这棵摇钱树替我赚钱呢。”女人阴沉着脸,只有说到钱时,眼里闪过炙热的火焰。

“我什么都可以做,我可以赚钱。”

“赚钱?还是卖了你来得快。”女人脸上厚厚的妆粉被笑出一道道弯曲的痕迹,令人恶心。

“这次又是卖给什么人?”夏渴至无力地呢喃,她已经放弃了乞求,这个女人不会放了她的。

“最好别耍什么花招,否则我打断你的腿。”女人恶狠狠地威胁。

阴险又冰冷的笑再房间回荡,女人踩着10公分高地红色高跟鞋离开了房间,锁上了门,只留下令人作呕的劣质香水味和一片黑暗,一丝阴冷,一个无助的她。

这次又会有什么样的人等着她呢?是喝醉了酒就拿他出气的酒鬼?是天天只会赌博的离婚女人?还是让她不停做事的黑心老板?他们都说是要领养她,可他们只会不停地向她索取,尽管她已一无所有。不敢再相信任何人,故意变得叛逆——不说话,恶作剧,咬人,自虐。用尽一切方法保护自己。只有他,还未喊出口的“爸爸”是真心对她,当所有人因她的叛逆、她的伪装抛弃她的时候,他接受了她,容忍她所有的坏心思,因为他懂渴至只是想保护自己。可他又丢下了她去了天堂。

无助到只剩渴望,像她自己取的名字一样,渴望真心的到来,渴望被救赎。却不敢渴望亲情,因为时间已经抹去了亲人的棱角,只记得她姓夏。上天给了她一个如此悲哀的童年。

天暗下来了,渴至坐在地上的角落里,看着窗外的天空,外面的光好耀眼,好温暖,好想念阳光的味道。她猛地站起身来,她发誓她要离开这里,她要离开这里,她想拥有自己的生活。她站起来,没有穿鞋,光着脚丫,环顾了整个房间,她的眼睛定格在一个破旧的碗上,她思考了一下,便不再犹豫地拿起了破碗,走向门口,用力地敲打门,很久很久,手疼到快支持不下去了,直到外面的喊声才停。

“你是想讨打是吧?”渴至知道这是院长的声音,她手握得更紧了,她在等着,等待她命运的转折。门开了,站在门后的渴至看都没看一眼,狠狠地砸去,只听见碗落地的声音,和人倒地的声音。她没有回头,也不敢回头,拼了命地往前跑,一直一直跑,此时的她只有一个想法,她要离开那个地狱。

跑了很久很久,天已蒙蒙亮亮了,她才停下来,深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看早晨的天空,好开阔,眼前的十字路口,该往哪走?摸摸空空如也的肚子,她饿了,饿得已经开始站不稳,街上很安静,没有人,只有摆地摊的小贩,和叫卖早点的声音,她走走停停,在转角的垃圾桶旁边她徘徊了很久,犹豫了很久,还是抵抗不过命运对她的审判,上帝给了她一道选择题,生存和尊严,二者择其一,渴至选择了前者,因为她要活下去,多么简单又卑微的要求。她翻找着令人作呕的垃圾,希望找到可以充饥的东西,只有一点点烂掉的菜叶和已经馊了的米粒。那么的令人恶心和难以下咽。

渴至拖着沉重的步伐又走了好久好久,太阳也不知何时高挂,汗水模糊了视线,虚浮的步伐却没有停下。过往的人群只留下讽刺的笑和鄙视的目光。他们只看到了女孩的肮脏,却自以为是的忽略女孩坚强和不屈。这朵半凋零的花朵在盛夏里,只有零度的温存。停在一家很气派的汉堡店,渴至站在门口,为这香味顿足了很久。等来了一个微微发福,横眉竖眼的男人。

“哪来的小乞丐,走,走,走,别坏了我的生意。”男人用力地推着渴至,但渴至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放在门口旁柜台里的食物。

她踌躇又犹豫了一会儿,看了一眼凶恶的男人,然后用很快的速度跑进店里,“抢”了汉堡就往外跑,也许是因为意外吧,等男人反应过来,渴至已经跑了很远。

“你站住,敢偷我店里的东西,看我不打断你的腿。”男人追了出来,渴至一边拼了命地跑,一边以很快的速度解决她的“战利品”,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向她驶来的跑车。

“呲、呲、呲、、、、、”刹车声很响,只差一点点,还好车子刹车性能好,车停在了渴至正前方。车里先是走出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然后?是他。依旧穿着那干净整齐的校服,那个给过她帮助和希望的少年。她看着他,完全忘记了她还在逃跑,此时汉堡店男人已追上了。

“看你还往哪跑,非打死你不可。”男人上前就想揪住渴至。不知道是什么迫使渴至上前抓住少年的袖角,用无助的,害怕的眼神向他求救:“救我”。就这两个字开始了他们一生的故事,也是着两个字,让这个年仅十三岁的少年,做出了一辈子的承诺,他要保护她,给她依靠。

少年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渴至向他求助的眸子,然后没有迟疑地牵起了她的手进了车里。聪明的司机会意后,用钱打发走了势利的汉堡店男人。之后便没有声响地进了汽车主驾驶。

“去饭店。”少年吩咐前排的司机,口气很镇定,不像他这个年纪会有的口吻。他一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前方。渴至一直看着他,手紧紧地抓着汽车坐垫,她在害怕,她在犹豫要不要现在离开,可她不想,虽然她还不知道她选了怎样的一条路,会有怎样的故事等着她。但却想跟着他走下去。在渴至最狼狈地时候又一次遇见了他,渴至只想紧紧抓住这唯一的救命稻草。

很久没有吃饭的渴至像一头饿了很久的小狼,吃得一片狼藉,惹来不少围观的人。那个少年只是安静地看着她吃,什么也不说,耐心的等她吃完。

渴至放下筷子,才意识到周围围观的人群和快堆成山的空盘玩,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片刻后,抬头正好撞见他犀利的眼神。

“你家在哪?”少年问。

渴至只是摇摇头不说话。她已经没有家了,她一个人。

“你的亲人呢?”他思忖了片刻又问。

渴至还是摇摇头没有回答,眼里泛着泪光和恐惧。

“一个人?”他迟疑了一会儿还是问了。用很淡定的口吻,然后静静地等着她的回答。

渴至的表情很复杂,是难过,是习惯,是理所当然。她只是点点头,就从椅子上下来,她明白她该离开了,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就算偶然相遇,也不敢奢求有任何交集。渴至看看这家豪华的饭店,它太过高档,这对他来说只是一种讽刺。琉璃的地板很凉,冰冷的感觉从渴至没有穿鞋的脚底渗入她的每一寸肌肤,她不该再留恋了。

少年看着她瘦弱的身影,乱糟糟的头发,脏兮兮的脸,和已淤青了的脚丫,他心疼了,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也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让他去抓住她将要离去的手,是同情,是怜爱。

“我、、叫韩弋。以后我做你的亲人。”他的口气很坚定,他的承诺很轻却很真。他小小的手很温暖,很奇怪,渴至不再觉得冷了,第一次觉得“亲人”这两个字这么温暖。

他叫韩弋,名字很美好,像他一样,简单。他是我的亲人?我可以拥有这样的亲人吗?他那么美好,美好得像不可触及的阳光,只要远远地看着就觉得暖,绝不敢靠近,生怕破坏了他的完美。渴至这样想。

可就算不敢奢求也好,渴至怎么也无法移动离去的脚步,就算是幻觉也让她自私一次吧。

韩弋这个决定改变了渴至的一生。十三岁的他在这一天给了八岁的她第一次的温暖和希望。让她第一次明白亲人的定义是什么。夏渴至还不明白韩弋对她意味着什么。她只知道,她想抓住他,依靠他,她害怕黑屋子,害怕被抛弃,害怕一个人。韩弋也不明白夏渴至是以什么角色进入他的世界。在他的意识里,他只想保护这个被遗弃了的女孩,不小心遗落人间的可怜天使,他只觉得这多半凋零的花朵值得他义无反顾。

那年他才十三岁,她八岁。他说要做她的亲人,这是他一辈子的承诺,这是一次意外的擦肩。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