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福网

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最新章节_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程遇见在线阅读

完本

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

来源:书丛 作者:程遇见 主角: 标签: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

今天小编带来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程遇见,从没得到上帝眷顾的夏渴至,韩弋成了她生命里第一个、唯一一个童话。有人说,总有一个人出现,会让你原谅生活对你所有的磨难,韩弋之于夏渴至就是这样的存在。那一年,他十三岁,她八岁。他承诺说:以后我做你的家人。她含泪点头说:好。从此两个忧伤的人相依相偎,在还不懂爱的年纪便约定一起到老。那一年,他十八岁,她十三岁。他说:留在原地等我回来。她说:我会等你回来,一直等。一个说会回来,一个说会等,可惜一个来得太晚,一个等得太久。自此,站成了两个彼岸,咫尺天涯。那一年,他二十八岁,她二十三岁。他说:我终于找到你了,别再不见了,我会疯的。她说:求你,放手吧!明明爱已刻骨铭心,太多的无可奈何让他们成了最熟悉的陌路。她是他的结,亦是劫,解不开,逃不掉,缠成网,揪酸心,方知是至死方休。如果有命运,那便真是注定。他说:对不起让你等了那么久。她说:对不起没有在原地等你。幸好,还不晚,幸好……

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精彩章节:

琉璃瓦闪烁着点点的光,水晶石柱的栏杆耸立,大理石台阶前的游泳池倒影着古钻般的星星,华丽有古典的欧式别墅在黑夜中那么闪亮和耀眼。

车子停在别墅区,车里的渴至始终低着头,手紧紧地抓住安全带不敢放开,她生怕一松手,就会被抓回去,在她的世界里安全感已经被命运和现实抹去了存在过的痕迹,她是那么的害怕和孤寂。

“我们进去。”渴至抬起头,望着韩弋深邃,明亮的眸子,渴至渐渐退去了防备和犹豫。她知道她应该相信他,但她不敢相信,因为过去一次次地选择相信,却一次次地被抛弃的记忆还历历在目。

“不用怕,是我的家。”韩弋看着她的眼坚定地说,“把手给我。”

渴至迟疑了一会儿,因为她还是不敢伸出手,她怕感觉温暖后,等待她的又是寒冬。至少她相信如果一直生活在冬天从未感到过温暖就不会觉得冷了。但是他的眼神却令渴至觉踏实和安全。有一种从未感受过的,被保护的感觉。虽然他外表冷冷的,却让渴至觉得很暖。她伸出了手。她选择相信他。

“少爷回来了。”一个约摸五十多岁的老妈子恭恭敬敬守在门口,接过司机手上提得电脑,低着头等待吩咐。

屋里豪华水晶吊灯的光,玻璃质地板反射的光和旋转式琉璃楼梯泛的光耀眼得让渴至睁不开眼,好漂亮,好豪华,好陌生,让人感觉不真实。这是属于韩弋的城堡,也是我的家。这个想法让渴至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幸福。

“哥,你回来了。”楼梯上站在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和渴至差不多高。她扶着楼梯走下来,灯光下,女孩披着的长发特别亮,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嘴巴,像极了美丽的芭比娃娃。那么美,渴至头一次感觉那么自卑。

女孩走近来,用不解和好奇的眼光打量渴至,又望向毫无表情的哥哥:“你怎么把乞丐往家里带,爷爷会不高兴的。”女孩的声音很好听,很温柔,却句句刺痛渴至的心。原来她只是乞丐。原来她和他们真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她不是乞丐,以后她会住在这。”韩弋没有看妹妹一眼,但他口气里有明显的气愤。

他们兄妹的关系一直很冷淡,因为不是同一母所生,而且韩弋的大妈一直仇视他,韩弋能感觉的到,就算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也不一定是家人,就算是他的亲妹妹,就算血浓于水,也还是如此陌生。韩筱雅,陌生又熟悉的名字,仿佛记得很小的时候妈妈对他说过:“小弋,她叫筱雅,是你妹妹,以后你要保护她。”什么时候说过已经不记得了,也许在爸爸妈妈离开他的时候就忘了。他知道他们的离开不是简单的意外。

韩弋带着渴至上楼去,没有理会妹妹不满,走到一半停下了脚步:“韩筱雅,拿一件你的衣服过来。”韩弋只是吩咐,并没有回头,直呼妹妹的名字,着让韩筱雅更气愤,难道在哥哥的心里,我连一个乞丐都不如吗?她心里这么想,眼里透过一丝恶狠狠的光。

韩弋带渴至去了他的房间,他的房间很大,是灰色格调,不符合他这个年纪的风格。房里除了仿真赛车模型外,什么玩具也没有,一张床,一个柜子,一把皮革转椅。

“以后你就住在这,我就是你的家人,我会照顾你。”僵硬地像在念课文,不像十三岁男孩的口吻,却说得很认真。她毫无条件地相信他。她又惊又喜,虽然她小小的世界里还不懂家人的含义,但她期待他给她的明天。这温暖的背后不管是什么,她亦义无反顾。

韩弋转身离开了房间,夏渴至拽住他的衣角,他回头,她看着他很久,挤出一句话:“我叫渴至,夏渴至。”

除了那句救我,这是她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在他面前,她已慢慢退去了伪装,向他靠近。

水晶吊灯闪烁着冷黄色的光,古墨色的瓷砖与之交相辉映,刻有精致雕纹的玻璃橱柜里摆放着各种洗漱用品。白色浴缸上的白色喷头半悬在空中。渴至站了好久好久,手里紧紧拽着韩弋给她的粉红色裙子。她不知道要做什么,面对这个比自己之前住的地方还大很多很多的浴室,面对这个像宫殿一样美的浴室,她手足无措了,她只敢屏住呼吸,生怕梦醒后又是睡在又潮又暗的废楼里。

渴至一步一步靠近棱角型的水晶喷头,“这个要怎么用?水从哪里出来的?”渴至这样单纯的思考着。手好奇地到处摸,很轻的手势,生怕弄坏了。

“嘶、、、嘶、、、、”细细的水柱从浴缸中喷出,原来那个黑色突起的地方是开关啊。水在不停地喷洒,溅湿渴至脏到粘在一起的头发上,脏兮兮的脸上,和已失去知觉的脚上。水好暖啊。她笑了,第一次那么单纯简单的笑。

韩弋坐在二楼的沙发上,眼盯着茶几上的水果刀,在思忖着什么,完全没有察觉到妹妹已走近。

韩筱雅抱着芭比娃娃,灵动的眼睛一闪一闪的,一副让人心疼的样子,她撒娇式地拉了拉哥哥的衣角:“哥,那个小乞丐什么时候走?”她轻轻蹬了下脚,一副难伺候的样子,这就是她,永远摆着一副居高临下的公主范儿,这正是韩弋与她亲近不了的原因。

她的话触怒了沉默的韩弋,他转过头来,用那责备的,生气的眼神看着韩筱雅,笃定地说:“她,不是乞丐,以后都会住在这。”

“不要。”韩筱雅气愤地嘟着小嘴,“我才不要和又脏又臭的乞丐住一起。”

韩弋推开妹妹的手,站起身来,淡定平静地说:“我已经决定了,韩筱雅,回你房间去。”他的态度很陌生,很霸道,不像哥哥对妹妹该有的态度。

听到哥哥无礼的命令后,韩筱雅更加觉得委屈,天生的优越感不容许她连一个乞丐都比不上。小女孩的嫉妒心更盛了,坐在沙发上就一个劲地哭:“哥哥最坏了,要乞丐也不要妹妹。”

韩弋面对闹脾气的妹妹,一下没了主意,手足无措地呆站在那里,走也不好,留也不好。只好放任她,让她哭。

韩筱雅见哥哥没有任何反应,也不哄她,便哭得更厉害,哭声传到了楼下的客厅。

“董事长,您回来了。”仆人张妈恭恭敬敬地敬了个礼,接过韩老爷子手里的公文包后又转向跟随韩老爷子一起进来的韩家大夫人,“夫人给我就好啦。”张妈接过大夫人手里的外套便退到一边去。

“董事长。”在客厅等候多时的司机见韩老爷子进门立刻站起身来问候。

“你回去吧,今天麻烦你了,明天司机老李就会回来。”那是很严肃,很干练的是个声音,是很端正,很威严的老人,他六十多岁,头发已微微泛白,身着黑色西服,眼神很锐利,没有任何脸部表情和任何多余的姿势,与韩弋有几分相似。

司机点点头后便出去了。韩大夫人把包包放在沙发上,突然就顿住了,仔细在听着什么。然后回头望了一眼韩老爷子:“爸,好像筱雅在哭,我去看看出什么事了。”见韩董事长点了点头,戴美桦便起身上楼去。

高跟鞋蹬地的声音,韩弋听得越来越清楚,他知道是她来了,那个复杂又可怕的女人。

“怎么了,宝贝儿?”细腻而又温柔的声音从楼梯传来。她是一位美丽的,看上去很年轻的女人,高挑的身材,微微大卷的长发,黑色的小皮靴,没膝盖的百褶裙,配上很大气的女式西装外套,,颈上暖白色的方巾让她更显大方气质。

“妈妈,哥哥他欺负我。”韩筱雅跑向刚刚从公司上班回来的妈妈怀里。戴美桦温柔地蹲下来,拨了拨韩筱雅的头发,用很甜,很柔和的声音问:“发生什么事了?告诉妈妈。”问女儿的同时,她的眼睛转向韩弋,顿时由温柔变成不屑,她不仅是在问女儿,更是在质问韩弋。

“哥哥带回来一个乞丐,还说要让她住在家里”。韩筱雅连忙解释,双手挽着戴美桦的脖子,“妈妈我讨厌乞丐,赶走她好不好。”

看着怀里撒娇的女儿,戴美桦缓缓地站起身来,牵着女儿走向一直没有出声的韩弋。

“韩弋,干嘛为了一个乞丐和你妹妹过不去呢!”戴美桦的脸色立刻由温柔大方变成凶狠苛刻。因为她讨厌眼前这个不把她放在眼里的男孩,更可恨的是,这个男孩的母亲抢了原本属于她的东西。

都说恩怨是会延续的,爱恨是凌驾于亲情之上的。小小年纪的韩弋理解这句话所代表的含义。因为他同样恨这个表里不一的女人,甚至一直怀疑父母的死与她有关。只是他还小,只能等。

“这是我的事,你不要插手。”韩弋也毫不让步,继续他的坚持。

“你……”

“别说了。”韩弋和戴美桦同时向声源望去,韩老头子已经站在楼梯口了,都不知道他已经站了多久。戴美桦被打断后,也没有再说什么。对于她的公公,她只能服从,不服也好,伪装也好,至少现在他是这个家的主宰。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