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福网

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全文免费阅读_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小说免费看

完本

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

来源:书丛 作者:程遇见 主角: 标签: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

今天小编带来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程遇见,从没得到上帝眷顾的夏渴至,韩弋成了她生命里第一个、唯一一个童话。有人说,总有一个人出现,会让你原谅生活对你所有的磨难,韩弋之于夏渴至就是这样的存在。那一年,他十三岁,她八岁。他承诺说:以后我做你的家人。她含泪点头说:好。从此两个忧伤的人相依相偎,在还不懂爱的年纪便约定一起到老。那一年,他十八岁,她十三岁。他说:留在原地等我回来。她说:我会等你回来,一直等。一个说会回来,一个说会等,可惜一个来得太晚,一个等得太久。自此,站成了两个彼岸,咫尺天涯。那一年,他二十八岁,她二十三岁。他说:我终于找到你了,别再不见了,我会疯的。她说:求你,放手吧!明明爱已刻骨铭心,太多的无可奈何让他们成了最熟悉的陌路。她是他的结,亦是劫,解不开,逃不掉,缠成网,揪酸心,方知是至死方休。如果有命运,那便真是注定。他说:对不起让你等了那么久。她说:对不起没有在原地等你。幸好,还不晚,幸好……

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精彩章节:

韩弋也望向爷爷,没有再说什么。

“韩弋,去书房说。”韩老爷子撂下这句话后,转身就离开了。韩弋停顿了片刻后才移动脚步去书房。他足够冷静,他可以处理好,从把渴至带进这个家后,他就决定让她留下,不惜任何代价。

戴美桦看着他们爷孙下楼,心里思忖着,结果会怎样。老爷子会纵容他到收留一个乞丐吗?韩弋很倔强,像他妈妈,倔强也是他很厉害的武器。戴美桦在等待着结果。

等待结果的还有房间里的渴至,她趴在门上小心地听着外面的谈话,不敢漏过一字一句,这不是简单的谈话,而是她的结局。别人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决定的是她的未来。

外面已经安静了,可渴至的心却不在平静,她再一次害怕,怕着这一点点的安全感又会被无情地剥夺。她拼命地告诉自己要相信他,可眼泪出卖了她,她不敢,不敢相信,因为她已经毫无退路了。

书房里

“爷爷,让她留下。”看着面前的爷爷踱步了很久,韩弋开口了。

韩老爷子放下手里的茶杯,安稳地坐在沙发上,眼睛专注地转向韩弋,他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可以让自己的孙子这样为她,毕竟韩弋是那么孤立的男孩,从他的父母死后,他再也没有提过任何要求。这次会是怎样的一个例外。

“给我一个理由,你知道我不会毫无理由地做一件事。”韩弋的爷爷用很商业的口吻和自己的孙子谈判。老谋深算的他想从孙子这得到什么样的承诺。

“韩式企业够不够?”他的冷静韩老爷子都看在眼里。他知道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改变他的决定了。就算是爷爷也只能投降,因为“韩式企业”这四个字分量太重了,和孙子的赌局他输不起。

…………

黑暗的房间里,渴至不知道以这一姿势坐了多久,也不开灯。有时候,黑暗也能给人安全感。因为那也是一种隐藏,隐藏无助,隐藏害怕。

被打开的门,惊扰了渴至,她自然地抬起了头,望着门口。是韩弋,等了好久的审判就要被揭示了。渴至还没有做好准备,万一又是一次失望该怎样面对。空气突然变得紧张,渴至不敢大声呼吸,只是等着被宣判。

韩弋没有立刻走进来,而是顺手先开了房间的灯。突然的灯光让渴至觉得刺眼,下意识地用手挡住了眼睛。灯光好亮,这是希望吗?

渴至慢慢将挡住眼睛的手缓缓移开,正对着已站在面前的韩弋。他平静的态度让渴至怀疑他不是她故事里的角色。

韩弋慢慢地蹲下,挨着渴至坐着的床,眼前这个干净美丽的女孩与之前那个又脏又黑的乞丐判若两人了。原来褪去了乞丐外表的她长成这样啊!原来她是那么美好,这么纯净。乌黑的泥土下是一张这么美丽的脸。就像被上帝遗落人间的天使,像一朵神圣美丽的彼岸花。可为什么上天不肯眷顾她呢?脸颊的泪水还没有完全干,灯光下,眼睛里泛着的泪光在闪动。

韩弋为她轻轻擦去脸上的泪痕:“以后要学着相信我,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的。”泪水顺着脸颊滴到了韩弋手上,这次是因为感动,从有记忆以来,韩弋是第一份上天没有夺走的幸福。原来等待渴至的不是悲剧。

“不会再一个人?”夏渴至灰蒙蒙的眼里布满迷茫。

“嗯,以后我会陪着你。”韩弋握着夏渴至冰凉的小手。

“会一直陪着吗?”夏渴至淡淡地问,似有若无地期待隐在脸上。

“嗯。”

“陪很久吗?”她仔细地一一确定。

“嗯。”韩弋坚定地点头,仿若古钻的眼睛闪着令人安心的光,“以后要相信我。”

渴至点了点头。从今以后她要相信他。他会为了她执着,义无反顾。她会为了他坚持,绝不放弃。这是一种他们之间的难以言喻的默契。

这是一个美好的夜晚。韩弋的床很大,被子很软,灯光也好暖。一切都太过美好,美好得让渴至不敢相信它的现实性。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沐浴,温暖的光线静谧的地铺在渴至绯红的脸上。阳光下金黄色眼睫毛微微颤动,渴至缓缓睁开了眼睛,阳光的味道真好,是甜,是舒服。渴至规律地呼吸着,感受这新的开始。

昨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里有美味的食物,漂亮的房子,温暖的床,梦里的人们都对她微笑,爸爸牵着她的手,路过一片温暖。梦里不再阴森,不再是黑漆漆的一片,不再有残忍和抛弃。最重要的是梦里有他淡淡的笑。是昨晚的灯光太过美好,还是风声太过温柔。她紧皱的眉头在昨晚被悄悄抚平。

“渴至小姐,你醒了,睡得好吗?”很温柔慈祥的声音,渴至顺着声源望去,慈祥友好的张妈正在对着渴至微笑。这让渴至感觉很踏实,她相信拥有这样温暖笑容的人,会是很美好的人。

渴至坐起身来。拉完窗帘的张妈帮渴至整理着被子。

“他呢?”渴至盯着张妈,眼神又有点担心。

“少爷去学校了。”张妈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今天少爷会帮你办好入学手续。”

入学?多遥远的两个字,渴至从来不敢奢侈,只是跟废楼里的“爸爸”教过几个字罢了。是他,给了她这么美好的一切。原来期待一件事是这种感觉,真好。

渴至站在窗户前,看着早晨干净的天空。整理好床铺的张妈走到门口又停下了脚步。

“渴至小姐,早饭我会送上来,少爷说了,以后你就住在这间房,缺的东西今天会补好,有什么事就吩咐我,我就在楼下。”

渴至坐在窗口,望着窗外的太阳,看着它一点一点移动,太阳怎么移动得这么慢,离地平线还有很远,渴至这样想。都说等待会让时间变慢,原来是真的。但渴至喜欢这种等待的感觉。

最后一抹夕阳已落,窗外的景物已模糊,渴至拉开了灯,让灯光照亮整个房间,她现在变得不喜欢黑暗,确切地说是害怕。安静地呆在这个房间已经一整天了,除了张妈进房添置一些东西和送饭之外,一直只有渴至一个人,但却觉得很充实,因为有她期待的人和事,只是时光像被什么勾住了尾巴,跑得太慢。

渴至又走到窗前,伸出头望着外面,听着,听着………

“……”停车的声音。

他回来了,这是渴至第一时间闪过的念头。她迅速地打开了房门站在楼梯口,踮着脚向下望,脚步声越来越近……可是渴至等来的是失望。因为来的是戴美桦,还有那令人害怕的表情。戴美桦看了渴至很久才出声,渴至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

“你不会在这呆很久的,小乞丐。因为我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戴美桦脸上没有一丝不满的表现,依旧一副很有气质的样子。她的这种伪装是很厉害的武器。

渴至仰起头,盯着戴美桦,不管眼前这个女人有多讨厌她,多想赶她走,她还是很坚定地说:“我要留下来。”渴至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让她反抗,她只知道,她想留下,而且一定要留下,因为韩弋在这,除非他赶她走。

“也对,比起睡马路,这里简直是天堂,你怎么会舍得走呢!如果我是你,我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得赖在这里。怎么能够期望乞丐也有自尊心呢!”

“我不是乞丐。”夏渴至倔强的抬起头,直视戴美桦阴冷的眼。

“你连乞丐都不如,乞丐至少有自尊心,你没有。”戴美桦毫不留情地讽刺,还带着冷冰冰的笑。

戴美桦恶毒的语言,让渴至有一种想逃走的冲动,但她还是忍住了,不去看戴美桦轻蔑的面孔,也不去听那像刺般的语言。这一刻,她真的摒弃了,像戴美桦所说的“乞丐的自尊心”。

看着夏渴至那种犀利,肯定,又不服输的眼神更让戴美桦生气,因为韩弋也是这样。

“我不会让你好过的,还有不要乱跑动,我可不想天天锁门。”戴美桦说完转身离开,用那高贵又优雅的姿态。任谁也不会相信那种恶毒的话是出自她的口。她的外表伪装得太完美,和天使一样美丽的魔鬼更可怕。

渴至只有八岁,一般这个年龄的孩子,还不会太明白戴美桦话有多讽刺,但渴至她懂,懂这些话的含义,懂一个贵妇对乞丐的嗜之以鼻。

渴至安静地回到房间,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等等,小乞丐。”她们真是母女,韩筱雅的口气和戴美桦一模一样,“你在我家可不能白吃白住,你得帮我洗衣服。”韩筱雅把沾满了染料的衣服扔在渴至身上,趾高气昂地看着渴至。

韩筱雅手抱着洋娃娃,虽然无理却是一脸稚气。她只是个小女孩,爱洋娃娃,爱妒忌,爱耍小脾气,但小女孩的天真无邪,单纯简单她却没有。

忍气吞声是渴至唯一能做的,要想待在这就必须忍。更何况在这个家里,她只是个外人。白吃白住会让她更不安,所以她蹲下去捡那些衣服。

“让我来吧,渴至小姐。”张妈不知什么时候来的,立刻蹲下帮渴至拣衣服,速度很快。

“不准帮她。”韩筱雅一把推开张妈,“还有你要再敢叫她小姐,我就叫爷爷开除你。”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