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福网

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_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小说在线阅读

完本

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

来源:书丛 作者:程遇见 主角: 标签: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

今天小编带来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程遇见,从没得到上帝眷顾的夏渴至,韩弋成了她生命里第一个、唯一一个童话。有人说,总有一个人出现,会让你原谅生活对你所有的磨难,韩弋之于夏渴至就是这样的存在。那一年,他十三岁,她八岁。他承诺说:以后我做你的家人。她含泪点头说:好。从此两个忧伤的人相依相偎,在还不懂爱的年纪便约定一起到老。那一年,他十八岁,她十三岁。他说:留在原地等我回来。她说:我会等你回来,一直等。一个说会回来,一个说会等,可惜一个来得太晚,一个等得太久。自此,站成了两个彼岸,咫尺天涯。那一年,他二十八岁,她二十三岁。他说:我终于找到你了,别再不见了,我会疯的。她说:求你,放手吧!明明爱已刻骨铭心,太多的无可奈何让他们成了最熟悉的陌路。她是他的结,亦是劫,解不开,逃不掉,缠成网,揪酸心,方知是至死方休。如果有命运,那便真是注定。他说:对不起让你等了那么久。她说:对不起没有在原地等你。幸好,还不晚,幸好……

痴心总裁的乞丐情人精彩章节:

“闹够了没有。”熟悉的声音,是他回来了,对,也只有他才会在她最无地自容的时候为她站出来。

韩弋先是看了看蹲在地上的渴至,然后眼光转向韩筱雅,她惧怕了,惧怕哥哥那种不顾一切的眼神,刚刚还不依不挠,刁蛮苛刻的韩筱雅立马回头,怯生生的叫了句:“哥。”然后后退了几步。她还是很怕韩弋的,怕他冰冷冷的态度,怕他没有表情的脸,更怕爷爷对他的疼爱。

韩弋走到夏渴至身旁,看了几眼丢在地上的衣服:“出去,别再进这间房间。”

“我讨厌乞丐,这里是我家,我不让她留下。”韩筱雅睁着大大的,亮闪闪的眼睛,瞪着一旁默然的夏渴至。

“出去,我不想再说一次。”不冷不热的语气,却让韩筱雅感觉冰冷刺骨,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韩弋没有对韩筱雅发脾气只是很平和的语气,但这样让韩筱雅更不安,对于哥哥的要求不管再怎么委屈,也只能服从。她不敢也不能违抗韩弋,但她把这一切都归罪于夏渴至。因为她的出现让哥哥更讨厌她。

“出去就出去。”韩筱雅狰狞着气得通红的小脸,鄙视地扫了一眼夏渴至,蹑手蹑脚地离开了。

张妈收拾好衣服尾随韩筱雅出去了,房间又恢复了安静,都没有说话,只是韩弋微微皱起了眉头,他很喜欢皱眉。渴至明白这次是为了她。

渴至踮起脚尖,伸手刚刚够到韩弋的眉心,当渴至的指尖触碰到韩弋眉心时,他没有动,第一次感觉到这么轻松,这么平静,皱起的眉头渐渐地散开了。

“不要担心,我很好。”

渴至笑了,很淡很自然的笑。她笑起来真好看,韩弋喜欢她这种笑容,没有忧愁,没有无助,没有害怕,只是简简单单的。韩弋想,我要让你记住这个笑容,学会一直笑着生活。

灰蒙蒙的早晨,太过安静,韩弋安静地坐在车里,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偶尔看着车窗外家门口的方向。司机也耐心地等着,他知道少爷在等人,第一次,少爷第一次等人,只是没想到那个人会是那个女孩。他当少爷的司机和助理很久了,他以为他了解少爷,可这一次,他真的不懂。

时间滴滴答答,好像过了好久好久,韩弋专注的眼帘里,终于出现了那个单薄的身影。

渴至一身净简单干净的校服在早晨微光的照射下,反射出暖暖的光。渴至微微地摆动着手,步伐很慢,也许还没有适应这样的自己。

好像时间静止了,韩弋眼神没有转动,看着她,然后忘了许多事,他脸颊微微红了,然后转过去,不再看着车窗外,低下了头。陈叔觉察到了少爷细微的表情变化,嘴角微微上扬,然后打开车门,下了车,径直地走向渴至。渴至向陈叔微微点头,灵动的眸子望着他。陈叔空白了一下,他想他明白少爷了,这个女孩她的特别值得少爷这么为她。

“渴至小姐,少爷在车里等你。”是陈叔的声音太温柔,还是初晨的阳光太温暖,或是他在等她。渴至觉得很暖很暖。陈叔为渴至开了车门,渴至自然地往车里看去,眼神撞上了韩弋那双坚定锐利却温暖熟悉的眼睛。定格了几秒,都不自然的望向别处。

渴至坐在韩弋旁边,她没有说话,他也没有说话,一直安静下去。

那个娇小的身影被阳光投射在琉璃门旁,一直没有离开过,韩筱雅嘟着小嘴,看着哥哥与渴至的离去。小小年纪的她不懂太多.她只知道,哥哥从来没有等过她;她只知道,她和他才是亲人;她只知道,她是小姐,她是乞丐;她只知道,她讨厌她,她不知道那叫嫉妒。

高大的大理石栏杆在阳光中耸立,门口的石狮栩栩如生,高大漂亮的建筑如群,穿着统一制服的警卫员穿梭在外廊。这是一所豪华气派的贵族学校。

跑车停在了学校的停车区,渴至没有立刻下车,而是探出头远远打量这个对她来说奢侈而神圣的地方。直到司机为她打开了车门个她才回过神来。她小心地走了几步,回头看看没有动静的韩弋,站在原地等着。

司机会意后解释道:“少爷不在这个学校。”司机说完也望向韩弋的方向。

他缓缓地走出车里:“我会来接你。”简单的一句话,让渴至很放心。她微微点了点头再继续往前走,没有再回头。他站在阳光里,看着她的背影越来越模糊。

“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位新同学,大家欢迎她。”年轻漂亮的女老师站在讲台上轻声地宣布,头转向渴至,对着她微笑,示意她进来。渴至怯生生的走进教室,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望向她,这让她很不自在。说实话,她害怕人群,不敢让人知道她的悲哀。

“我…我…叫…”渴至面对着陌生的他们,怎么也无法让自己融入他们的世界。她想坦然,却不敢让他们捕捉到她的自卑,甚至连名字也说不出来。

教室里太过安静,渴至太过紧张,一直沉默了很久。

“她叫夏渴至。是我们家保姆的女儿。”甜甜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渴至脑袋空白了一下,是韩筱雅,她也在这。看来上帝是不会只给予一个人快乐的。

韩筱雅停顿了一会儿又继续重复说:“她是我们家保姆的女儿。”韩筱雅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向所有人介绍,语气很肯定。

渴至并没有做任何解释,她认为没有必要,真也好假也好,反正她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叫夏渴至”。只是简单的介绍。说完渴至向空座位走去。她感觉到无数眼睛在看着她,带着轻蔑,带着鄙视,带着不理解。这里的所有人,除了渴至都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孩子,又怎么会理解贫苦人们的可悲。他们生活的太好,连对人表示同情都没有学会,只知道自己是高高在上的。

渴至并没有理会太多,依旧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不打扰他人,也不让他人打扰。

“我叫任婷儿,可以一起坐吗?”一个生着一张娃娃脸的女孩走到渴至身边。她对着渴至微笑,很友好。就像她的长相一样,让人舒服。

渴至点点头,她便坐下,开始讲这个学校,讲她的家,她的兴趣,她的故事。渴至知道她没有恶意,只是她从不善于与人交流,所以在任婷儿讲的时候,她没有参与,只是偶尔点点头示意她在听。任婷儿也没有介意。

也许是韩弋的出现,让渴至变得容易相信别人,她接受至今还陌生的任婷儿作为她的朋友,这次她选择了相信,她相信在这个贵族学校,愿意和“保姆的女儿”交往的人会是真心的。

就在今天,她拥有了另一件可贵的东西——友谊。只是她不知道,她交换的筹码会是什么。这朋友的背后又是怎样的一面。她看到的真实并不是真实,她看不到的才是最真的人心。如果那天任婷儿没有出现,渴至的结局又会怎样?会重新改写吗?如果没有遇见她,没有如果!不管是谁的人生都没有如果,这才是故事,结局已注定,角色不会更换。任婷儿注定出现在夏渴至的世界里。

就算是同一个天空下,同一片土地下,穿着同样的服装,人的心还是会隔得很远很远。一直以来渴至都是一个人,她不是早已习惯了一个人吗?现在却在为同学的疏远而感慨,什么时候她变了,变得渴望别人给的温暖。原来人都是这么贪心。

夕阳下,渴至单薄的身影在余晖中披上了金色的光。刚刚还热闹的学校,现在已空荡荡。渴至站在门口的石狮旁,望着路口,偶尔抬头看看夕阳已西下,他还没来,在等一会儿他就回来了,渴至一直重复告诉自己。

“渴至。”渴至回头,任婷儿微笑着对她招手,“你也还没回去啊!”任婷儿走到渴至旁边。

渴至还是点点头,没说话。

任婷儿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孩,她明白渴至孤僻只是保护自己的方式。她试着理解她,走向她。渴至就算是微微点头,任婷儿也理解她的意思。

渴至脚步依然没动,任婷儿也看的出来,她在等人。任婷儿很好奇,这样独特的一个女孩,等的会是怎样一个人?

“在等人吗?”任婷儿站在渴至旁边。

“嗯。”简单的一个字,渴至却用了很大的勇气。这一个字之后,她和她也许会变成她们。

任婷儿没有在说什么,那一个字作为开始就够了。她也没有走开陪着她等。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