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福网

最强农家女小金鱼_最强农家女小金鱼小说阅读

连载中

最强农家女

来源:掌中云 作者:小金鱼 主角:柳姝,秦枫 标签:穿越,古言,宅斗,厨师,种田

今天小编带来最强农家女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柳姝,秦枫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小金鱼,21世纪顶级厨师,不慎身亡,一朝穿越到古代农家女身上。有个爹,还不如没有,渣爹心太狠,要将她嫁给地痞流氓。有个娘,却是个软包子,经常被二娘欺负,话说这二娘是什么鬼?敢欺负她娘,看她不打死她。渣爹再作妖,让娘休了便是。凭着一双手艺,带着娘发家致富奔小康。这日子才好,就被一个美男给缠住了。“姝儿,我们有肌肤之亲,所以你要对我负责。”某男邪笑的说道。柳姝翻了个白眼,“念在你长得好看,我勉为其难收了你就是。”

最强农家女精彩章节:

“哎呀!死人了,柳家姝丫头撞墙死了!”

一道惨叫声忽然响起,瞬间打破了小石村的安宁。

村民闻言,急忙停下手上的农活,不约而同的朝柳家跑去。

等到了柳家门口,便看见柳姝躺在地上,她额头上的血液如河流一般涓涓流淌。

村民看着,心里发颤,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呜呜,我的姝儿呀,你醒一醒,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柯氏抱着地上的柳姝,撕心裂肺地哭着。

站在柯氏旁边的柳学勤瞧着,不耐烦的吼道:“哭什么哭,一个赔钱货,死了就死了,省的老子看着心烦。” 

闻言,柯氏不敢置信地看着柳学勤,嘴唇剧烈颤抖地问道:“当家的,姝儿刚才还好好地,怎么这一眨眼的功夫就撞墙了,你是不是和姝儿说了什么?”

“说什么,老子让她嫁给隔壁村钱癞子,可她不同意,老子就骂了她几句,谁知道她性子怎么突然烈起来了,竟然一头撞墙了。”

村民听着,倒抽一口冷气。

天呀!这柳学勤竟然让自己的闺女嫁给钱癞子,那个钱癞子可是这地带出名的恶霸,他上个妻子就是被他给活活打死的。

“杀千刀的,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姝儿可是你的亲闺女呀,你让她嫁给钱癞子,这不是把她往火坑上推吗?”柯氏痛心疾首,恶狠狠地瞪着柳学勤。

“什么闺女,就是个讨债鬼,老子将她养这么大,没给老子挣一文钱就算了,竟然还敢忤逆老子的意。”柳学勤厌恶的说道:“要知道钱癞子给的彩礼钱可是十两银子呢!哎!臭丫头死了,这十两银子老子可就得不到了。”

柯氏越听越心寒,双目赤红如血,她没想到在柳学勤心里,她的姝儿竟然连十两银子都不如。

自从她嫁给柳学勤,一直吃苦耐劳,素日里不管柳学勤和杨氏那个小贱人如何折磨她,她都忍了,可是这一次……

想到这里,柯氏胸臆间窜出一团怒火,熊熊燃烧,她猛地站了起来,冲进厨房拿起菜刀,向柳学勤砍了过去。

“柳学勤,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今天我非砍死你不可。”

柳学勤见状,心中一怔,急忙四处躲逃。

村民看着这一幕,一颗心瞬间提到嗓子眼处。

他们虽然为柯氏母女愤愤不平,但还是忍不住开口劝着,“柯嫂子,你别冲动呀!快放下菜刀,你要是真的把柳大哥给砍死了,你也会蹲大牢的。”

“可不是嘛!柯嫂子,你不能这样呀!”

柯氏听着,悲凉的说道:“姝儿都走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今日就算搭上我这条命,我也要替姝儿报仇。”

说完,她继续追砍柳学勤。

柳学勤是个木匠,前些日子刨木头时,没注意把脚趾头刨伤,到现在还缠着白布条,所以跑起来非常吃力。

没跑一会儿,脚趾头传来一阵吃痛,原本要愈合的伤口,瞬间又裂开了。

“臭婆娘,你快放下菜刀,否则我一铁锹拍死你。”柳学勤跑到厨房门外,拿起一把铁锹,凶神恶煞的说着。

村民倒吸一口冷气,眼前情景恐怕他们不想去拉架都不行了,这一个铁锹一个菜刀,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出了人命就不得了了。

须臾,柳学勤手中的铁锹被一个粗壮的男子给夺走,而柯氏手中的菜刀也被个婆子抢走,扔在地上。

“你们快放开我,我今日非要和这个没良心的拼了,这些年我在柳家任劳任怨,从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可他呢,怎么对我的,不仅娶了个妾室,还为了十两银子把自己的亲闺女……”柯氏被村民拉住,整个人颠倒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她的哭声很凄惨,让村民听着心里像是被一根稻草给缠住,难受的厉害。

就在大家都在替柯氏悲伤时,一道不协调的骂声忽然响起。

“靠!好疼,谁tmd打我了?”

柳姝吼完,从地上爬了起来。

她抬手摸了摸额头,看见血液,顿时忍不住再次爆粗口,“尼玛!竟然留了这么多血。”

众人闻言,仿佛见了鬼一般,皆惊愕无比。

“娘呀!诈尸了!太吓人了。”有村民胆子小,一边惊叫,一边拔腿跑了出去。

柳姝皱眉,看着眼前一片场景,瞬间愣住了。

这里人身上的衣服怎么这么奇怪,难道她们在拍电视?

不对呀!即使是在拍电视,她又不是演员,怎么会在这里?

而且她明明是在去参加全国厨艺比赛的路上……

对了,她好像在路上出了车祸,怎么会还活着?

容不得她多想,柯氏已经从地上爬起来,朝她跑过来,一把抱住她。

“姝儿,你活了,太好了,你刚才可把娘给吓死了。”柯氏喜极而泣地说道。

看着眼前流泪的妇人,柳姝心中一怔,她是她娘?

她娘早就死了呀!

谁能告诉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柯氏看柳姝不说话,自责的道:“姝儿,你头还疼吗?都是娘不好,没有照顾好你。”

语毕,柯氏抬起手,用衣袖轻柔地替柳姝擦拭着额头的血迹。

“嘶!”柳姝额头疼的厉害,忍不住发出一阵抽气声。

她心里隐隐不安,好像自己遇到传说中的穿越了。

不过,她到现在还没有继承原主人的记忆。

“娘,刚才是谁打的我?”

柳姝敢断定,原主人之所以死是因为额头流血过多。既然她穿越过来了,怎么滴也要替原主人报仇吧!

柯氏听着,手一抖,惊恐地看着柳姝。

“姝儿,你怎么了?方才发生的事情,你怎么都不记得了?是不是脑袋还疼,娘这就去给你请郎中瞧瞧。”

“请什么郎中,家里可没有什么钱给这个赔钱货请郎中。”站在那里发神的柳学勤听见柯氏的话,瞬间回神,真是太好了,臭丫头没死,那十两银子还是他的。

柳姝闻言,一双眸子犀利地看向柳学勤,心里猜想着,方才一定是这个臭男人打的她,要不然她的头怎么会留这么多血。

她轻轻推开柯氏,踱步走到柳学勤跟前,冷冷的说道:“你说谁是赔钱货,有种你再说一遍。”

她的眼神里含着凛冽的冷意,让柳学勤看着,浑身禁不住哆嗦一下。

这死丫头的眼神怎么变得这么恐怖?

以前,死丫头可一直是唯唯诺诺地,从来不敢用这样眼神看他。

但只是一瞬,那点恐惧就被他压了下来。

他怕什么,他可是死丫头的老子。

“老子说你就是个赔钱货,怎么,你还想动手打老子不成?”柳学勤瞪大一双深邃的眼睛,紧紧地望着柳姝。

柳姝嘴唇勾起一抹浅笑,“你说对了,我就是要打你。”

她目光扫了四周一圈,找到了一根手臂粗的棍子,放在手中掂了掂几下,感觉手感正好。

众人都被柳姝的话震撼住了,她该不会真的是撞坏脑子了吧,怎么连自己的亲爹都敢动手?

柯氏见柳姝手里的棍子,吓得脸色苍白,她急忙跑到柳姝身边,拉住柳姝的胳膊,说道:“姝儿呀!你可不能打他呀!他是你爹,你若是打他,那是大逆不道,要被雷劈的。”

“就是!闺女打爹,这会遭天谴的。”村民纷纷点头议论着。

柳姝一双柳眉越拧越紧,靠!没想到这个臭男人竟然是原主人的爹?

尼玛,都说虎毒不食子,他的心有多狠呀!

别看他长得人模人样,原来却是一个败类,人渣中的人渣。

这下让她有些难办了,当作这么多人面,她到底是打还是不打呢?

瞬间,柳姝陷入犹豫之中。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